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不辱使命,不负国家所托

27年专注艾滋病毒研究,2003年作为重要专家奋战在抗击“非典”一线,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和传染病打了十几年交道。

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不辱使命,不负国家所托

鏖战81天后,北京协和医院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终于凯旋,但对李太生来说,属于他的“战斗”,还在继续。

1月21日,新冠肺炎被正式列入乙类传染病,按甲类传染病预防,北京协和医院随即提出,要先编写一版属于协和自己的诊疗方案。于是,李太生领衔30位专家火线集结,不到两天时间,便形成了《北京协和医院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建议方案》,并在其中颇具前瞻性地提出了在尚无有效抗病毒药物情况下,可考虑应用免疫球蛋白以及康复期病人血浆治疗的方法,为后期实际诊疗提供了参考方向。

最初的诊疗方案里明确要求,55岁以下职工才能申请上一线。而57岁的李太生自己打破了这条“规矩”。

“科里5个同事在前线,我这个当主任的怎么能不去!”2月7日,李太生如愿以偿,带领协和医院第二批医疗队飞抵武汉。协和医院接管的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C9西病区ICU情况十分紧张,32张重症病床全部满员,其中28位病人上了呼吸机、ECMO等,这样的情形让负责治疗的医护人员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最艰难的时刻,李太生像一枚“定海神针”,给了大伙儿信心。

有一次,李太生查房时发现一位病人出现了“黑脚丫”的症状,同时还有七成左右的患者手指、脚趾末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紫绀。“这是局部缺血的表现,但这些患者呼吸系统稳定,血压指标也很好,肯定不是休克引起的,到底为什么?”

通过和协和医院后方的血液科专家沟通,李太生发现了新冠肺炎的发病机制:病毒会引起炎症,同时引发血液高凝状态,从而进一步激发炎症。如果干预不及时,可能会很快就发展为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加重呼吸衰竭,甚至心脏衰竭死亡。“高凝状态是发病的关键环节之一,应该尽早进行抗凝治疗。”李太生综合病房实际情况,锁定了低分子肝素这种药物,尝试对“黑脚丫”患者开展治疗,很快,患者的肢端缺血得到了控制,再后来病症更是很大程度好转了。由此,李太生和同事们把抗凝治疗加入到基本治疗方案中。

高强度的工作让李太生的体重从最初的120斤掉到只有104斤,左臂肩周炎复发,要吃止疼药才能入睡……即便如此,只要出现在病房里,李太生永远精神抖擞。有一位病人,气管插管后,每次查房时李太生都要给他加油鼓劲儿,对方听见李太生的话,会微微点头,就这样在生死线上挣扎了20多天后,终于转危为安。后来这位病人特意向李太生道谢,李太生拍拍他的手,动情地说:“是你自己的信念支撑下来的,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4月15日,北京协和医院援鄂医疗队回到北京,但李太生和5名同事却留了下来,作为国家高级别专家指导小组成员继续坚守一线,救治重症病人。随着武汉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人数清零,李太生终于完成任务,回到北京,他说:“总算不辱使命,不负国家所托!”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