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胃派名医李东垣:头面红肿、咽喉不利、口干舌燥,可以用这个方

数千年来,华夏大地上不只发生了一次传染病暴发流行,近如非典,远至东汉前,古人统称这些疾病为疫疠、瘟疫等,古代中医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尽力发挥自己所学所长、继承又开创,才为中医提供防治这类传染性疾病方面的丰富经验,包括理论指导和具体实践史料。

古代大医家创制的许多治疫名方不仅有较好的临床疗效,并且鲜少有毒副作用。就如泰和二年民间爆发的一次传染性疾病,这一次患者以头面肿盛,目不能开,舌干口燥为主要临床特征,后被命名为“大头瘟”,当时脾胃派名医李东垣特创制一方治疗患病之人,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普济消毒饮。

脾胃派名医李东垣:头面红肿、咽喉不利、口干舌燥,可以用这个方

《东垣试效方》首载普济消毒饮,后世医著所辑普济消毒饮要么是东垣原方,如《医方考》等;要么是根据医家所处时代及地区的疾病特点而在原方基础上稍有化裁的,如《外科正宗》等。普济消毒饮原方所治的大头瘟病,临床上常见症状表现为[1]恶寒发热,头面红肿焮痛,肿痛甚至目不能开,多伴有咽喉不利、舌燥口渴,舌脉多为舌红苔白兼黄、脉浮数有力等。

后世医家所面对的患者可能症状并不全部符合,但百变不离其宗,普济消毒饮所针对的主要病机为感受风热疫毒,壅于上焦,攻冲头面,只要符合这个基本病机,普济消毒饮的清热解毒、疏风散邪之功就能恰到好处、药到病除。普济消毒饮如何达到这样的功效呢?辨证准确之后就需要用药的精准了。

普济消毒饮究竟是由哪些中药组成的呢?原方药物组成为:黄连(酒炒)五钱,黄芩(酒炒)五钱,牛蒡子一钱,连翘一钱,薄荷一钱,僵蚕七分,玄参二钱,马勃一钱,板蓝根一钱,桔梗二钱,生甘草二钱,陈皮(去白)二钱,升麻七分,柴胡二钱。

脾胃派名医李东垣:头面红肿、咽喉不利、口干舌燥,可以用这个方

方中[2]以酒黄连、酒黄芩为君,量最大,清热泻火解毒之功最雄,苦寒直折,故借酒力上行祛上焦头面热毒。牛蒡子、连翘、薄荷、僵蚕乃辛凉之品,辛可疏散、凉可解热,而无苦寒凉遏冰伏之嫌,可逐头面风热外出,为臣药。少量玄参、马勃、板蓝根清血分之热毒,再配桔梗、生甘草以清利咽喉针对兼症;陈皮去白(即橘红)可理气疏壅,以利消散热毒所致气血壅滞之肿痛,六药同为佐药。再予少少升麻、柴胡恢复气机疏散风热,其助气机上升故可引诸药上达头面患部,像导弹一般直捣黄龙,兼为佐使药。

原方虽然是针对大头瘟的,但由于该方用药精准、配伍得当,后世医家经过实践研究,又将普济消毒饮运用于临床不同疾病的治疗中,大大扩展了其临床运用范围。临床研究表明,凡见有风热温毒壅滞机体,都可随证加减,灵活运用该方,均能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

如郑启仲教授就将普济消毒饮加减应用于多种疾病中,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如蜜蜂蜇面肿痛、花粉过敏、面部痤疮,甚至脱发也在辨证论治后,先用普济消毒饮加减祛邪后扶正不虚,最终挽回了幼儿的茂密头发。除了郑教授的临床治验,普济消毒饮在腮腺炎、扁桃体炎、带状疱疹、小儿霰粒肿等疾病的治疗上都疗效显著[3]。

脾胃派名医李东垣:头面红肿、咽喉不利、口干舌燥,可以用这个方

名方虽好,有它的适应范围,超出它的“狙击范围”往往就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了。怎么确定它的“狙击范围”呢?对于医家而言那就是它的病机,病因是热毒较甚,病变部位是上焦(不拘泥于面部);对于病家而言,就是头面红肿疼痛、咽喉不利、口干舌燥,要有热象,要有体实。因此,若是虚寒、真寒假热、热聚下焦等所致病证就不适合应用普济消毒饮了。

药效学研究方面则认为普济消毒饮具有抗菌、抗感染的作用,也具有增强免疫的作用[1]。药效学对中药、名方的疗效研究有一定的科普作用,但对于指导临床中医选方用药来讲,还是太单一和单薄了,就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临床中医要想运用好自己的“秘密武器”来治病救人的话,还是应当紧紧把握住辨证论治的灵魂,适当辅以现代研究技术和结论就可。

参考文献:

[1]张雯迪,李莹莹,岳冬辉,等.普济消毒饮防治温热类疾病近二十年研究概述[J].中医药临床杂志,2019,31(10):1812-1816.

[2]贾波,李翼.方剂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8

[3]冯刚,郑宏,郑启仲.郑启仲应用普济消毒饮临证经验[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6,31(07):2615-2617.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徐长青,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