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医李东垣医案故事二

古代名医李东垣医案故事二

有一位冯叔献先生,他有个侄子,才十六岁,得了伤寒病(需要说明一下的是,古代所说的伤寒同现在西医讲的那个伤寒不是一个病,古代把外感病统称伤寒,后世从里面又分出了温病。)。弄得眼睛通红,烦躁,口渴,这些都似乎是明显有热的表现。

一个医生来看了,觉得这是热证啊,用承气汤吧,就是要用泻法,药买来后已经煮好了,就差喝了,这个时候,李东垣恰好从外面来。这位冯老师说:刚才人家医生说要用承气汤。李东垣说:是吗?我也切一下脉吧(其实我估计本来是要客气一下,以表示对这个孩子很关心吧)。

可谁知道这脉一切还真切出问题来了,李东垣自己都吓了一跳。多亏切了脉,要不然这个医生差点要把这个孩子害死啊(几杀此儿)!大家也都晕了,忙问:为什么啊?李东垣说:这个医生的确是知道脉搏跳得快是热证,跳得慢是寒证,现在这个脉呼吸之间有七八至,应该是热极了,但是殊不知《黄帝内经》里就说过脉和病有相反的时候啊,这个病证是阴盛隔阳于外(就是体内阴气太盛,虚弱的阳气反而被挤得没了地方,跑到外表来了,这是中医里的一个术语,这种情况往往能够迷惑医家,看到外表的热象就以为是热证,而病情的真相却是大寒证)。

“速持姜附来(干姜和附子,都是大热之药)”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李东垣开的方子量也大了,让患者一次就服用八两。药还没有煎煮好呢,果然,患者的情况就开始变化了,手指开始变成青色,这是剩下的一点虚阳之气开始散掉了,说明患者已经非常危急了(这个时候如果真的还用承气汤让患者泻肚子的话,那么确实是要死人的)。

在服用了汤药后,患者汗出而愈。

天啊,好险!在以前,由于诊断多依靠脉诊,这个脉诊很微妙,比较难以学习,所以学习不好的人很容易出错,到后来出现了舌诊,这样的情况就有所好转了。

摘自《古代的中医》罗大伦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