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遍访“名医名院”,能“治好”终末期肾病(尿毒症)吗?

周逊 肾内科主任医师

就在数月前,来了一位非常焦急的肾病患者,他姓张,今年40岁,患的是尿毒症。之前患有慢性肾脏病已经有十多年,近三年发现血肌酐高了,可一直没当回事,因为没什么感觉,血压高也没什么不舒服,头不痛也不昏,还能吃能喝。从一年前开始,老张的血肌酐逐渐上升,而且上升速度比之前加快了些,且明显感觉“身体不舒服”:口有氨气的味道、头昏、容易疲劳,四肢乏力,吃饭也不香,有时恶心,夜尿也比较多,等等。这个时候,老张有点紧张了,也开始重视了。

老张遍访“名医名院”,能“治好”终末期肾病(尿毒症)吗?

下面,请看看老张遍访名医名院的“漫漫求医路”。

2019.02.21.当地县人民医院

当地县人民医院内科:测血压190/110mmHg,心率82次/分,血常规血红蛋白81g/L,尿常规尿蛋白3+,尿红细胞36个/uL,肝功能正常,血浆蛋白T/A 68/35g/L,血脂TG 1.8mmol/L,Tch 5.4mmol/L,肾功能 尿素氮33mmol/L,血肌酐 760umol/L,尿酸530umol/L,血电解质 血钾 5.9mmol/L,血钠140mmol/L,血氯108mmol/L,血钙2.25mmol/L,血磷 1.6mmol/L,二氧化碳结合率15mmol/L,双肾彩超示双肾萎缩伴内部结构紊乱,包膜不光整。住院治疗后的入院诊断:慢性肾炎,慢性肾衰竭(尿毒症期),3级高血压,高钾血症,肾性贫血,高磷血症,代谢性酸中毒。治疗措施:肾脏替代治疗(血液透析或腹胀透析)为主,药物治疗为辅。

患者拒绝透析,10天后患者出院,并到处打听名医名院。

2019.03.05.郑州市某三甲医院

郑州市某三甲医院肾内科知名专家门诊:再做相关检查,诊断相同,专家意见:立即给予降钾治疗、同时控制血压、纠正贫血与酸中毒、并予优质低蛋白饮食,准备行肾脏替代治疗(回当地透析)。

患者仍无法相信,拒绝透析,继续打听名医名院。

2019.03.27.江苏省某中医院

江苏省某中医院肾内科某知名专家:再次作相关化验检查,尿素氮38mmol/L,血肌酐 870umol/L,尿酸 560umol/L,以及其它检查(略)。专家意见:透析不可避免,西药降压与纠正贫血不可少,可以配合中药或中成药,但只是辅助治疗。

老张感觉大医院的名医也不过如此,继续寻找名医名院。

2019.04.10.南京某军区医院

南京某军区医院肾脏病研究所某知名专家意见:诊断明确,治疗如下——益肾丸、开同、碳酸氯钠片、非布司他片、促红细胞生成素、降压药,回当地医院行透析治疗。

老张觉得,名气这么大的医院及专家,水平还是不行,继续漫漫求医路。

2019.05.09.笔者所在的医院

经四处打听,来本院找笔者诊治,来了之后老张的第一句话就是“遍访名医,我终于找到您周医生了,这回我有救了!”,我的回答是“你先别急,等我看了你的详细病情再与你谈病情。”经全面询问病史、体格检查、化验检查与器械检查后,结果显示:患者的诊断明确,为慢性肾衰竭(尿毒症期)。并进一步告知老张:目前当务之急应选择适合你自己透析方式并作透析前的准备工作(如腹膜透析的置管术或动静脉内瘘术)。

老张一脸茫然,仍然不相信,再一次踏上漫漫求医路……

2019.05.27.河北省某民营医院

来到河北省某“知名”民营肾病医院找某“知名专家”诊治:我们有中药nami技术及中西医结合weihua中药shentou疗法,能治好你的肾病与尿毒症。治疗两周后,老张的肾功能果然下降了不少,化验显示:尿素氮降至27mmol/L,肌酐下降到650umol/L,继续治疗两周,再查肾功能:尿素氮23mmol/L,血肌酐 327umol/L。老张非常高兴,这家医院终于“治好”了我的尿毒症!因为费用太高,随后老张回家继续服药治疗。

虽然老张很高兴,可是仍然有点不放心,因为口中还是有氨的味道,而且比以前还严重,况且胸口总是闷闷的,晚上也睡不平,睡平了更胸闷。于是再到本地县人民医院检查一下,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尿素氮42mmol/L,血肌酐 1069umol/L。

老张遍访“名医名院”,能“治好”终末期肾病(尿毒症)吗?

就在两星期前,老张发微信告诉我,已经做了颈部插管,准备血液透析了。老张还是不解?在那家民营医院明明化验结果已经降下来了,怎么回家没过几天再检查血肌酐就高那么多?我回答说“先不说他们的治疗方法是否是骗人的,也不能说他们的化验结果是否存在造假,没有证据我不能乱说。然而,他们的化验单确实存在造假的嫌疑。”老张听了之后“无语”。

老张遍访“名医名院”,能“治好”终末期肾病(尿毒症)吗?

笔者微评

关于老张的病情已经非常清楚:诊断明确,正规公立医院的治疗也没有任何疑问,必须尽快进行肾脏替代治疗,药物治疗为辅。我们在平时诊治的过程中,像老张这样的肾病患者还有很多。正规公立医院的医生都会把病情及预后如实告知患者或其家属,或许听上去“不那么好听”,但是都真实的。可有的晚期慢性肾衰竭(尿毒症)病人就是拒绝相信:一家医院的医生说的可能诊断有误;两家医院的医生也这么解释病情,那就不能不信;如若第三家医院的知名专家还是建议你应给予肾脏替代治疗(透析或肾移植),患者或其家属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肾病患者仍然继续他的“漫漫求医路”,坚决“不撞南墙不回头”。某些不正规的医疗机构就是利用尿毒症患者的这种心理,来实施他们的“计划”:你喜欢什么,“他们就说什么;你需要什么,“他们就给你看到什么;你的钱花了,尿毒症也就“治好”了,可那是真的“治好”了吗?

老张的“漫漫求医路”不会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我相信,在我们国家,这样的例子还会一直“前赴后继”下去。最后,笔者只有一个希望,希望咱们终末期肾病(尿毒症)患者一定要面对现实,早点醒悟!像老张这样的患者尽可能少一些再少一些。

文章来源于作者的《肾为先》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