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明清|一代名医吴有性的疫情良方

2020年,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疫情席卷全球,已有上百万被感染。我们现在知道,现代流行病学实际上是研究传染规律的科学,在19世纪40年代由英国人John Snow(约翰·斯诺)创立。

其实,早在16世纪的明代,中国就已经有了防治瘟疫的系统理论,比西方早了300年。

明朝崇祯十四、十五年(公元1641~1642年)时河北、山东、江苏、浙江等地爆发瘟疫。即使当地官员积极为病人寻找医生、派发药物,感染者还是相继病逝。那时候,医生们使用伤寒法治疗,即张仲景流传下来的方剂,往往无效。

大话明清|一代名医吴有性的疫情良方

图片来源于网络

明朝崇尚儒学,医生要先学儒理再学习医书,不少医生甚至是落第儒生改行,这样的体质虽然保障了医生的文化认知水平,避免了一些文盲骗子混入医生的队伍,但这样成长起来的医生缺乏实践经验,治病时只会照搬《伤寒论》等医书中的现成药方。让这样的医生去防治瘟疫,后果可想而知。

《吴县志》《吴江县志》描述了这场来势汹汹的瘟疫:“自四月至冬,比户疫痢。知县牛若麟市药设局,延医诊视,疗者什三,死者什七。推官倪长圩与若麟日收露尸,给槥瘗土以万计”“当崇祯十四年,邑中大疫,死者阖门相枕藉,无遗类,偶触其气必死”。

江苏吴县人吴有性(字又可),亲眼目睹了瘟疫造成的惨况,于是决心钻研医理,以救民于水火之中。他反对使用伤寒学派的热性药物,主张以苦寒攻下的治则,攻逐邪气,用以治疗温疫。当时有许多人经他诊治都得以痊愈,因此声名远播。

大话明清|一代名医吴有性的疫情良方

吴有性著作《温疫论》

后来在其医学著作《温疫论》自序中回忆道:

“伤寒、感冒,均系风寒,不无轻重之殊,究竟感冒俱多,伤寒希(稀)有。况温疫与伤寒,感受有霄壤之隔。今鹿马攸分,益见伤寒世所绝少……然伤寒与温疫皆急病也,以病之少者,尚谆谆以告世,况温疫多于伤寒百倍,安忍置之勿论?……其于始发之时,每见时师误以正伤寒法治之,未有不殆者。或病家误听七日当自愈,不尔,十四日必瘳,因而失治。”

另外,吴有性还明确提出,人们之所以会感染瘟疫,与是外来的“厉气”浸染人的身体,而不是发于自身的伤寒病。“厉气”虽然只是一种猜想,但现在看来,已经非常接近现代医学发现的病原体(病毒、细菌等)。

这是在张仲景的基础上,进一步强调了瘟疫的传染性,并猜想到了病原体的存在,比欧洲要早近200年。虽然,列文虎克在17世纪就发明了显微镜并发现了微生物,然而欧洲仍然到19世纪才提出病原体学说。

有句古话叫“大灾过后必有大疫”,根本原因是大规模的人口流动造成的疫情传播。所谓的大灾,比如洪水、大旱、地震、战争等,都会直接或间接导致士兵、饥民的流动。

吴有性又明确指出,瘟疫由口鼻侵入,通过呼吸传播,强调与病患隔离的意义,并发明了治疗鼠疫颇有疗效的“达原饮”,成为中国温病学的开创级人物。

大话明清|一代名医吴有性的疫情良方

影视剧中的吴有性救治瘟疫患者的镜头

吴有性因为瘟疫流行而去研究医学,终成一代名医,此事被记载在《清史稿》中:

“吴有性,字又可,江南吴县人。生於明季,居太湖中洞庭山。当崇祯辛巳岁,南北直隶、山东、浙江大疫,医以伤寒法治之,不效。有性推究病源,就所历验,著《温疫论》。”

2003年,曾以达原饮来治疗非典。《温疫论》中提到的大黄,曾用于治疗禽流感。

在这次我国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达原饮在轻症患者的治疗中也起到重要的作用,为整个救治工作带来诸多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