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四大名医一一杨士灜与《仁斋直指方论》

导读: 上期本公众号介绍了福建古代四大名医之一宋慈,今天为大家介绍四大名医之杨士灜。

文/陈明

福建四大名医一一杨士灜与《仁斋直指方论》

杨士瀛,字登父,号仁斋,生卒不详,南宋三山(今福建省福州市)人,南宋名医,出身于世医家庭,自幼习医,对《内经》、《难经》、《伤寒论》等古典医籍及历代医学名著研究颇深,在脉学、伤寒、儿科及内科杂病方面有一定成就。

杨士瀛撰有医学著作多部,主要有《仁斋直指方论》、《仁斋直指小儿方论》、《伤寒类书活人总括》、《医学真经》和《察脉总括》等。因年代较远,其书原版多已散佚,现存著作有《仁斋直指方论》、《仁斋直指小儿方论》、《医学真经》和《伤寒类书活人总括》四种。所撰《伤寒类书活人总括》7卷,乃总括张仲景《伤寒论》及朱肱《类证活人书》,并参附自己的学术见解而成,每条都冠以歌诀,便于后学者记诵,其中较为突出的是《仁斋直指方论》26卷,融会了前人的效方及自家的经验,对内科杂病证治作了综合论述。

原福建中医学院俞慎初教授认为,杨氏不仅知识全面,医术高明,而且在医学理论的探讨创新上都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他对内科杂病,从五脏阴阳虚实、营卫气血、脉病顺逆等逐一加以论述,剖析病源,极为详细。他区别不同的病证,据证释方,所搜之方,多载历代诸家有效之方和家传有效之方。

福建四大名医一一杨士灜与《仁斋直指方论》

杨氏所著《仁斋直指方论》,又名《仁斋直指》、《仁斋直指方》,它撰写于景定五年(约1264)。全书凡26卷,第一卷为“总论”,论述阴阳五行、荣卫气血等基础理论;第二卷为“证治提纲”,论述病因、治则及多种病证的诊断治疗,多属杂论之类,第三至十九卷论内科病证治;第二十至二十一卷论五官病证治;第二十二至二十四卷论外科病证治;第二十五卷论诸虫所伤;第二十六卷论妇人伤寒等,全书将诸科病证分为七十二门,每门之下,均先列“方论”,述生理病理、证候表现及治疗概要,次列“证治”、条陈效方、各明其主治、药物组成及修制服用方法,条理清晰。并为自己写了序言,其中写道:“余尝慨而作曰∶天之予人以是物,必使之有以用是物,有是物而不能用,非惟拂天,抑亦自弃其天者也。并书此为同志勉。”

福建四大名医一一杨士灜与《仁斋直指方论》

《仁斋直指方论》书中剖析病源十分精细,在医学理论上多有阐发创新,尤其善于总结自己遣方用药心得和运用家传经验。对后世很有启发:

1、精心研究、深入思考并阐发医理

在“血论”开篇就指出:“人具此阴阳,即有此血气。气,阳也;血,阴也。”他以阴阳分别气血,表明气血互相依存、相互为用的生理特点。基于对气血关系的认识,他倡导“调气为上,调血次之”。在此原则下,他主张因病制宜,又不可不通其变。

他将痰涎、水饮与呕吐三者共列为卷七,对后世区分痰与饮多有启迪。

他重视脾胃,深刻认识到脾胃运化失常,五脏六腑失其所养,会造成疾病丛生,故“水饮方论”篇曰:“人惟脾土有亏,故平日所饮水浆不能传化……往往因此而致病矣。”“中湿方论”篇中更明确:“况夫湿能伤脾,脾土一亏,百病根源发韧于此矣。”基于此,他针对脾胃失调,详辨其证,对证立方,据方施治。

2、强调辨证问病,审证求因

他强调辨证问病求因,特别重视问诊,针对当时一些患者“多秘所患以求诊,以此验医者之能否”,以及医者“亦不屑下问,孟浪一诊,以自挟其所长”之时弊,特于卷一总论中设一专篇“问病论”加以强调。同时告诫医者:“问证以参脉,所谓医者意也是尔。乌可举一而废一哉?”并在卷二首篇“得病有因”曰:“治病活法虽贵于辨受病之证,尤贵于问得病之因”,并连举两例说明问病的重要性。

他特别重视脉诊,在“脉病逆顺论”篇云:“脉病逆顺之不可不早辨也。盖人有强弱盛衰之不等,而脉实应焉;脉有阴阳虚实之不同,而病实应焉。脉病形证相应而不相反,每万举而万全,少有乖张,良工不能施其巧矣。”这对于疾病的诊断、治疗及预后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他重视深究病源,在 “心疼方论”篇中杨氏指出:“紫之夺朱,相去一间耳,而毫厘疑似,实霄壤焉。”“水饮方论”篇又云:“据病验证,可不究其病之原乎?”对病证则常采用分类条析的方式,既系统又明确,为因证施治奠定基础。

3、师法前贤而不失灵活,广撷名方而不照本宣科

他师法前贤不失灵活化裁,他十分推崇张仲景学说,深得其精髓,对临床各科病证多以张仲景方药为施治准则。据统计,书中所列46种内科病证中,37种运用了经方。杨氏在临证时常灵活运用,不完全囿于张仲景原方。既宗张仲景原意,又能随机变通。

他广撷名方对证施用却不照本宣科,他善于学习前贤经验,然并不限于一家一方。书中除收载经方外,还引用《千金方》、《圣惠方》等多种方书,其所论述的40多个病证,几乎都选择了前贤医方并用诸临床。他选用时方时也非照本宣科,如出自《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的四君子汤。杨氏在卷十六之“五疸证治”篇中,以之加黄芪、白芍药、白扁豆,为加剂四君子汤,治疗色疸。他遣方用药,只要对证、有效,不分经方、时方皆广为采撷,且不拘泥原方。

福建四大名医一一杨士灜与《仁斋直指方论》

下一期将介绍福建古代四大名医最后一位苏颂!

【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