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雍福会是上海的米其林二星餐厅,更是一处奢华的私人会所,每年入会费高达上万元,才能够入会所吃饭喝茶,却依然有人趋之若鹜。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雍福会

它设在上海永福路一个占地三亩的花园洋房里,是一处精致的西班牙风格建筑,这里曾经是英国驻上海领事馆,产权属于兴国宾馆,在此之前,它的产权属于上海瑞金医院名医邝安堃教授。

上世纪30年代,已是沪上名医的邝安堃与妻子宋丽华结婚后,生了两个儿子,1940年,夫妻共同出资,在这里买下一块三亩大小的地皮,建造房子定居。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邝安堃

邝家一家人在永福路252号洋房里平静地生活了几十年,直到邝安堃86岁那年,与前来照顾他的23岁小保姆朱菊仙结婚,闹出了不小的风波,父子三人上法庭打起了争产官司,最后将永福路252号的房子出售,三人按比例分割了财产。

不久后,邝安堃携少妻租房居住,并另外购置了上海华山路的一处房产,在邝安堃以90岁高龄去世后,他的两个儿子与朱菊仙再次打起了争产官司,却被上海一中院判决:邝安堃留下的所有遗产都归朱菊仙所有。

在这场忘年恋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恩怨与纠结呢?

1、妻亡后单身12年,却与初中文化的小保姆一见钟情

邝安堃是广东番禺人,1902年生,1919年赴法国里昂大学攻读化学,1923年去巴黎大学攻读医科,1929年通过严格考试,成为第一个当上巴黎住院医师的中国人。

1933年,邝安堃获得巴黎大学医院院博士学位,归国后任震旦大学医学院皮肤科和小儿科教授兼主任,1934年起在广慈医院(今瑞金医院)任大内科主任,后成为上海第二医学院(今上海交大医学院)副院长、顾问。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邝安堃

邝安堃主攻内科,是内分泌学家,人称“内科鼻祖”,他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甲状腺、冠心病,著作累累,曾获全国劳模称号及法国骑士勋章,其铜像至今屹立在瑞金医院内科大楼前。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一心攻研医学难题的邝安堃,生活上十分朴实,全身心地扑在工作上,当发妻宋丽华在1976年去世后,邝安堃一直单身,并没有再婚的想法,他自己是学医的,身体很好,没事还常与全家人一起在小花园里打羽毛球,就这样三代同堂,平静而和睦地度过了12年时光。

1984年,82岁的邝安堃从瑞金医院大内科主任位置上退休回家,不久陷入了孤独之中,寂寞情绪有时难以排遣。

他的大儿子邝宇宏是个音乐家,已经定居加拿大,小儿子邝宇栋是个化工方面的工程师,带着妻儿一家三口,与老父一起住在永福路房子里,也方便照顾他的晚年生活。

1987年,因为邝安堃越来越衰老,自理能力下降,儿子儿媳想找个年轻保姆全天候地照看父亲,在邻居的介绍下,1987年5月,来自浙江绍兴农村的朱菊仙来到了邝家,朱菊仙只有22岁,她话不多、人很勤快麻利,对邝安堃照顾得很周全,让小儿子一家深感放心,也将她视为家人。

朱菊仙是个聪明好学的姑娘,虽然只有初中文化,日常却喜欢跟着邝安堃学习医理,还常常向这位老前辈虚心讨教,邝安堃觉得她既体贴又聪明,渐渐的,他竟然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小63岁的姑娘,而且一往情深、不可自拔。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儿子儿媳发现了他们俩之间的异样情愫,正打算要辞退朱菊仙,哪知,他们还没有开口,1988年10月,邝安堃突然向儿子儿媳提出,他要与朱菊仙结婚。

儿子儿媳也是年近六旬的长者了,当然接受不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来当自己的后母,邝安堃的这一决定在家中引起轩然大波,受到全家人的反对,可他陷入情网之中,什么也顾不得,非要和朱菊仙结婚不可。

儿子劝他说:“你要受骗上当的!”邝安堃却坚定地回答:“人家会对我好的。”

无论从年龄还是身份上,邝安堃与朱菊仙都悬殊太大,因此邝安堃屡次恳求,儿子儿媳都不同意他再婚,最终,邝安堃有了心结,并不顾子女反对,1988年12月26日,与朱菊仙领取了结婚证。

2、父子三人上法庭打争产官司,出售居住了50年的老宅

邝安堃结婚后,小儿子和儿媳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他们不相信这段相差63岁的爱情,打心底认为朱菊仙就是为了拿邝安堃当人生跳板、为了骗取邝安堃的家产才嫁给了这位年近九旬的老翁。

双方争执不下,邝安堃为求得晚年生活平静,索性于1989年5月向法院提起继承诉讼,要求分割宋丽华遗产并与两个儿子分清所得,最终,父子三人达成统一意见:将永福路房屋出售,得房款59万美元,邝宇宏、邝宇栋各得10万美元,邝安堃得39万美元。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永福路邝宅

此后,邝安堃以卖房所得购置了华山路的一幢花园洋房,为了翻修华山路洋房,邝安堃与朱菊仙在外面租住了一个只有几十平米的老公房。

在此期间,邝安堃将朱菊仙送到医学院的夜大中医班读书,并将其户口转到上海,朱菊仙由于学业繁忙,另外找了保姆来照顾邝安堃。

经过一番找回第二春的折腾,原本住在占地三亩洋房里的老教授,住进了襄阳南路一套狭小的老公房里安度晚年。

1992年8月2日,邝安堃在上厕所时突然跌倒昏迷,等被发现时已经停止了呼吸。

大殓之后,律师当众宣布了邝安堃教授生前的遗嘱,称其将名下所有动产、不动产悉数赠与朱菊仙,没有留任何遗产给儿子,邝教授的两个儿子提出要做遗嘱鉴定,法院委托司法鉴定的结论是遗嘱为邝安堃1990年12月8日亲笔签名,并有华夏律师事务所的两名律师作见证。

2008年1月,邝安堃的两个儿子再次起诉,认为邝安堃的遗嘱系朱菊仙伪造,且朱菊仙有虐待邝教授的行为,因此主张剥夺朱菊仙的继承权,并由两个原告继承父亲遗产,而经过上海中院一审与高院二审,判定虐待行为无法举证、遗嘱也真实有效。

此时的朱菊仙,早已与中医夜大班的同学结婚,并正式成为一名中医。

虽然邝安堃的两个儿子并不服气,这一争产案也由多家电视台播出,引起媒体广泛关注,但邝安堃早已与两个儿子分割过妻子的财产,华山路洋房也是他与朱菊仙的婚后财产,并有遗嘱为证,于法于理,朱菊仙都是邝安堃全部遗产的继承人,无法推翻。

3、这段跨越年龄与地位的黄昏恋是真爱吗?他人心中亦真亦幻

人们往往从常理推断认为,23岁的小保姆一定是为了财产、为了地位才嫁给86岁的老教授,但在邝安堃逝后多年,朱菊仙都认为她与邝安堃之间是真爱。

2002年9月,在邝安堃逝世十年之际,朱菊仙在四川省凉山昭觉中学捐资15万成立了“邝安堃爱心班”,救助50名贫困学生读完高中,其中多人考上了大学。2005年9月,朱菊仙再次捐资15万元,成立第二个爱心班,又资助50名学生完成了高中学业。

2012年,她来到昭觉中学,看到自己与爱心班学生的合影,感叹道:“这些孩子都考上大学,现在都出息了、工作了,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每年清明,瑞金医院追思邝安堃等元老的纪念仪式

此时的朱菊仙仍住在一处旧房子里,华山路洋房,长期被她用于出租,租金每年大约十几万。

看着面前这些因为穷困而险些被耽误前程的中学生,她一定是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因为家境穷困,只能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只能当临时工、当保姆,不能继续学业,她内心一定也在感激着邝安堃的慷慨相助,才使自己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爱情本来就是复杂的,她爱邝安堃的地位、能力、学识和财富,邝安堃也爱她的年青、活力、好学与体贴,尽管受尽质疑,可邝安堃生前对待儿子的坚决态度与朱菊仙在邝教授身后的追思,至少验证了他们之间存在着依恋、关顾与感动。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那些认为80岁老人就不会热恋的世俗想法,是可笑的,老年人与年轻人并没有多少不同,老去的只是皮相和筋骨,而不是他们内心的感情与欲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老年人就仿佛被困在日渐衰老躯体里的一个年轻人,他们更渴望能拥有青春、拥有爱情、拥有关心与体贴,更何况,邝安堃17岁留学法国,在浪漫之都巴黎生活了整整十年,饱受爱情至上的法国文化薰陶,一旦他内心被重新点燃,就有燎原之势,足以让他把大家庭的平静、年龄身份的顾虑、世俗的看法全都抛在脑后。

对于邝安堃来说,他一定是觉得,在第一段婚姻里他什么也没有带走,该给儿子们的,他也都付出过了,可以全身心地投入第二个春天,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享受不同寻常的生机与活力,而这是金钱根本买不到的。

在追悼会上,邝安堃的律师宣读了遗嘱,内容为:“朱小姐在工作上十分支持我,在生活上十分关心我,在感情上十分尊重我,使我晚年生活感到十分愉快,富有生气。”并确认所有遗产只留给少妻朱菊仙一个人。

对于朱菊仙来说,她在这段婚姻里收获了平步青云的命运:名医夫人、千万家产、大学文凭,也对邝安堃充满了感激。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

雍福会

对此惆怅不解的只有邝安堃的两个儿子,从1990年到2008年,他们整整打了二十年财产官司,几乎一无所获,而他们从前安福路上的家,他们多年成长的地方,却成了上海最奢华的一处私人会所。

或许,是因为他们用中国人的传承观念去误读了并不传统的父亲,或许,是因为他们拒绝相信九旬父亲心底的热烈爱情,才宁可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朱菊仙设下的骗局。

《“雍福会”洋房里的婚恋往事:名医邝安堃86岁二婚,遗产赠23岁保姆》有5个想法

  1. 几个月前也看到这个案件的另一篇文章,看上去是财产纠纷,但当我把两篇文章合在一起看,发觉这很有可能是一件谋杀案,做案的不至一人,但水平不高,破绽百出。

  2. 非常遗憾邝家子孙沒拿到爷爷的遗产。原分割的是宋女士的财产。虽邝先生名下财产都归朱女士所有。朱女士也做慈善事业。过去这么多年恩怨别提。评良心说邝先生财产少许分给邝家后代一点。让子孙也留点念想,爷爷是位广慈医院的名医教授。❤️❤️❤️

    1. 朱女士也够狠,得到婚姻、上学、居住资格就该满足了。既然爱老爷子,何不让其和儿孙其乐融融,舍一部分财产留给邝家子孙,她一毛不拔,让邝老和亲子如此决绝。俩儿子也把财产看得比父亲的愉快更重要,不考虑老人的心愿,硬下手,留下终生遗憾……

  3. 看过“天道”吧?她就是丁元英那种人。(不过善恶不同):首先骗得老人的感情,然后赶在被辞退之前,抢先结婚。然后卖房分割家产。进而处置房产,出租获利而降低老人的住房条件。自己读书(不再需要照顾老人了)。致使老人因住房差,缺少照顾而跌倒而亡。尤其是她料定老人将不久于人世而再次抢先走严密的法律程序立下遗嘱。老人如期去世。她的占有无懈可击。然后小施慈善,排除非议而名利双收。高智商的非善良之人,视旁人如玩物。可叹!如果可能,不妨将我的分析发给老人的儿子看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