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曹颖甫与他的“雅号”

名医曹颖甫与他的“雅号”

在江苏省江阴市的司马街,有一座明清风格、古色古香的老房子,粉墙黛瓦,砖刻门楼,青石地面,雕花窗棂,这就是清末至民国时期著名中医临床家和中医教育家曹颖甫先生的故居——江阴市中医史陈列馆。

曹颖甫生于1868年,与我国著名教育家蔡元培、苏联大文豪高尔基同龄。他培桃育李,滋兰树蕙,弟子章次公、秦伯未、程门雪、丁济万、严苍山、张赞臣等,都成长为中医界的栋梁。任应秋称其为“纯粹的经方家”,黄煌赞扬他是“一位具有近代科学思想的学者型中医”。曹颖甫有《曹氏伤寒发微》《金匮发微》等医著传世,《经方实验录》是由门人姜佐景整理的临证实录。曹颖甫兼通诗文书画,还给后人留下了《梅花诗集》等文学作品。

曹颖甫,名家达,颖甫是他的字,又字尹孚,号鹏南,晚年别号拙巢子、拙巢老人,此外,曹颖甫还有几个有趣的“雅号”,细细品来,别有一番深意。

名医曹颖甫与他的“雅号”

曹颖甫故居

“曹承气”

曹颖甫12岁就开始阅读张志聪的《伤寒论集注》,13岁就牛刀小试治愈了邻家老太的顽疾。

有一天,曹颖甫正在读有关“阳明经”的内容,听说邻家老太重病缠身,已经请了很多医生都没能治好,曹颖甫根据脉实、大便多日未行、腹胀而拒按等症状,确诊为“阳明腑实证”,果断开了一帖大承气汤重剂,邻家老太服药之后很快就痊愈了。少年曹颖甫第一次亲证了经方的奇效。

在后来的行医生涯中,曹颖甫以善用大承气汤而著称,所以人称“曹承气”。

名医曹颖甫与他的“雅号”

“曹一帖”

曹颖甫擅用经方,断病精准,经常一两剂药就收奇效,而有“曹一帖”之誉。

《经方实验录》记载,曹颖甫诊治一个患脑疽的老妇,蔓延一尺许,蜷伏在被子里,发热怕冷,汗出,断为桂枝汤证,用桂枝五分,芍药一钱,加生姜、甘草、大枣。第二天就明显见效。逐日增加药量至桂枝三钱,芍药五钱,几天后,就完全治好了。此案为虚人受邪,宜轻治缓调。姜桂为常用调味香料,桂枝汤的雏形可能就是来自厨房。如果按一般清火解毒的思路,妄投凉药、猛药,病情不但不能缓解,反而会徒然耗伤正气。曹颖甫诊治思维灵活,既能重剂起沉疴,也能巧用平和轻剂四两拨千斤,可以说是应用之道在乎一心。

曹颖甫还以“神农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的奉献精神,冒着中毒的危险,亲身试药,这在动物实验、化学分析尚不昌明的时代,无疑是有进步意义的。

“曹戆”

学生时代的曹颖甫就以厚道著称,为人笃厚淳谨,秉性耿直,人称“曹戆”,他索性以“老戆”自称。

1921年,某军阀来曹颖甫的家乡江阴,当地士绅名豪在某花园大摆宴席,军阀闻曹颖甫名指名要他作陪,他几番回绝,还提着篮子在花园附近挑野菜,以讥讽权贵。袁世凯称帝时,贿请各地名士乡绅劝进,曾做过曹颖甫老师的一个亲戚,受袁氏的贿赂,欲当江阴代表,曹颖甫毫不留情,骂得他无地自容。曹颖甫悬壶于十里洋场的上海,起初门庭冷落,依然不慕权贵,坚持为贫民诊病,诊金菲薄甚至分文不取、赠钱送药。为了生计,宁可卖他的诗文书画。西泠印社首任社长、艺术大师吴昌硕于1926年专门为他写过一幅字:“曹颖甫卖诗行医”。

浙北诗人诸文艺于1946年为曹颖甫而作的长诗《成仁篇》吟咏道:“卖诗行医维吾素,饥驱不为物逐逐”。曹颖甫为《丁甘仁医案》一书作序, 直言不讳与丁甘仁在学术上的不同见解:“予率性婞直,宁终抱卞和之璞,雍门之琴,以待真赏。于先生遗说,背负良多……”可见曹颖甫个性耿介, 戆劲十足。

“曹派”

曹颖甫的特立独行和真才实学,得到了有中医“祭酒”之称的丁甘仁的赏识,特聘其为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教席,不久曹颖甫又出任教务长一职。

曹颖甫上课时经常带上水烟,一边抽一边讲,学生们起初不太接受,但很快就被他深厚的学养所折服。当知道他是诗书画三绝时,更是为之倾倒,纷纷拜师。跟从曹颖甫学习者不下数百人,多能以经方大剂,起沉疴,愈废疾,时有“曹派”之称。课后学生们还常到寓所拜访曹颖甫,提问解惑。有时谁也说服不了谁,曹颖甫往往会舍医谈诗,待争执的火药味散去,再继续讨论,谈兴浓时甚至通宵达旦。

曹颖甫治学严谨,不尚空谈,胸怀宽广,博采众长,甚至不耻下问。某冬日,学生秦伯未拜访曹颖甫,在讨论到芍药的酸敛与苦泄问题时,两人意见相左,一直争论至鸡鸣唱晓,临别时,曹颖甫特意画了一幅墨梅相送, 题诗有句“微雪消时说与君”,尤为感人至深。

名医曹颖甫与他的“雅号”

曹颖甫画梅

“曹梅花”

曹颖甫的四言诗《梅花》吟道:“古月堕碧,高天泬寥。山虚水深,残雪萧萧。”诗境凝练澄澈,高远冷峭。他一生爱梅、画梅、咏梅,弟子秦伯未有《赠别曹梅花》一诗,直呼曹颖甫为“曹梅花”。

近代中医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中医不科学”“废止旧医”之声不绝于耳。中医界各持己见:章太炎主张废除玄说,以便西人接受;丁甘仁主张道术并用,以利大众理解;曹颖甫则一意孤行,主张回归本原,证明经方可信。弟子秦伯未逐渐理解曹颖甫的良苦用心,愈益坚信老师的学术观点。

1965年前后,人民卫生出版社曾出版系列中医经典著作,由于封面有折枝梅装饰,这一非常有名的版本,被称为“梅花本”,而封面这枝梅花便是秦伯未所绘,秦伯未以这样特殊的方式来深情纪念他的老师曹颖甫。

曹颖甫善于画梅花,以梅言志,他笔下的梅花清雅孤傲,暗香浮动,恰似他的风骨高洁,正气凛然。

龙砂苍苍,江水泱泱,大医之风,山高水长。经方济世,寒梅流芳,忠肝烈胆,代代传扬。1937年12月7日,面对日寇的烧杀奸淫,曹颖甫挺身而出,不畏强暴,惨遭杀害,倒在血泊之中,享年70岁。(朱 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