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七大名医

贵州是古人类发祥地之一,早在24万年前就有人类居住、活动,贵州不仅有迷人的自然风光,历史上还出现了很多名垂史册的人物,他们是贵州人的骄傲。

贵州医界更是人才辈出,而近现代贵州的七大名医,你知道几个?

王聘贤(1895—1964),人称“黔之医怪”,名国士,字聘贤,贵州兴义人。早年在兴义笔山书院(今兴义民族师范学院)求学,毕业后,由兴义县(今兴义市)以公费选派日本留学,先后在东京明治大学、九洲医科大学深造,师从日本汉医学家木村氏,刻苦攻读。

1922年归国,问业于近代名家张锡纯、何廉臣、张山雷等人,奔流于大江南北,但岐黄之志不改,期间遍访各方名医,得到了丁甘仁、曹炳章等名师亲传,学医成名后,回贵州行医。

王聘贤先生热爱收藏和研究中医古籍,有《补遗雷公炮制便览》等珍贵文献,最后无偿将该书捐献给国家,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信息研究所和上海辞书出版社赠送贵阳中医学院图书馆一套影印本的《补遗雷公炮制便览》,珍藏于该图书馆古籍室。

王聘贤先生常云:治病如绣花,要细要精,方有疗效,只对钱负责,三两分钟便打发病人,那非良医所为。王先生不仅对传统药物有精深独到研究,早在三十年代,他就开始了对民间草药的研究。在他的医方中,不时配以草药,有时用药味数不多,却收奇效。因此,有人云:王先生治病,好用“奇”药。他还结合自己的医疗实践,大量地收集医方,每有所得,即用蝇头小楷收录在特制的红格本上,每页均印有“聘贤医抄”,积数十年,得医方近百万字,凡十八册。

王聘贤先生从医40余年,治学严谨,造诣颇深,著有《伤寒论考评》、《鱼孚溪医论研究》、《舌诊研究》、《神农本草经研究录》、《解本草纲目拾遗》等著作。

贵州省七大名医

王聘贤先生

陈真一(1893—1973),亦名恬,遵义老城人。出生中医世家,5岁丧母,赖祖母、叔婶抚养。辛亥革命后,其父入滇就职,陈真一随行就读于昆明,兼承家学。因其天资聪颖,勤奋刻苦,尽得先辈真传。青年时代怀经邦济世之志,任遵义女中校长,眼见军阀混战,政治腐败,复易志专事行医。民国24年(1935年)定居贵阳,悬壶济世,医名日盛,曾任贵阳医师公会理、监事等职。

陈真一先生学术思想是以《内经》为圭臬,《伤寒》、《金匮要略》为指南,对时病推崇叶天士、吴鞠通,从无门户之见,从习用的“柴平汤”可窥一斑。经方时方兼熔一炉,“继承不离古,发扬不离宗”,在中医内、妇、儿科疑难病的治疗上疗效卓著,医名显盛。在中药的使用上,对疑难大症喜用虫类药进行搜剔,对公丁香、郁金香反药的配对使用,独具心得体会,“宗古不循古,发扬有新思”。 陈真一先生曾主持“传染性肝炎的中医证治研究”、“急慢性肾炎的中医证治研究”、“中医中药防治肺结核的研究”等课题。

陈真一先生精研典籍,博闻强记,信古而不泥古,精于临床,施治尤重辩证。虽盛夏用麻附而无弊,严冬用等连而愈病。针对贵州气候阴霆潮湿特点,运用小青龙汤治疗急慢性咳喘病得心应手,深受同行赞许。集各家之长,用历代名方治内、妇、儿各科急慢性疾病,颇具卓见,尤以针灸特效闻名于筑。

陈真一先生以为人命至重,贵比千金,一方济之,德无逾此。每遇贫困病人,多免费为其诊治。遇有求助者,常慷慨解囊,一时手边拮据,便为其义诊以济燃眉。常教其后学者注重医技医德修养,前不可负古人,后不可欺来者,正大行医,正直为人。

1949年后,陈真一先生竭尽全力光大中医,联合创办贵阳黔灵东路联合诊所,后又创办中山西路联合诊所。为创办贵阳医务工作者协会提供经费,无偿捐赠家存制药设备,每日义诊半日。陈真一先生日诊患者数十人,诊毕归家,遇有登门求诊者,仍不辞辛劳。

贵州省七大名医

石玉书(1893—1973)先生,字国麟,光绪十九年(1893年)生于贵州金沙县,其名出自“麟吐玉书”之典故。先生少年时有志于医,随清朝进士、医学名宿贺静轩学医,贺氏不仅精于医道,还通晓地理,这为先生深厚的医学造诣奠定了基础,历时三载,苦学勤问,潜心研读中医经典及明清诸家著述。十八岁,先生即在乡里悬壶应诊,屡起沉疴,时值疫疠流行,石氏拟方治疗,轻重俱效,一时名闻遐迩。后移家贵阳,仍以行医为生,救治者数以万计,在省内享有很高的威望。1956年,贵阳中医学院成立,先生为首任院长,1973年卒于贵阳。

先生业医六十年,精于内,妇、儿科,察色按脉,先别阴阳,据证遣方,药味简贱,立竿见影,病家无不赞誉。对内伤杂病的调治,从脾胃入手。脾胃虚弱,百病由生,因此,“补气健脾”、“益气化湿”成为其常用的治疗方法。其所拟的“益气解毒汤”治在中焦,疗在脾胃,深得“热在阳明”、“湿在太阴”之奥旨,最能代表其“气虚热生,气虚湿阻”的学术思想。

解放前,先生在原川剧院(现中华南路)开办“天生元”药号,不分贵贱,一视同仁。其时贵阳穷苦人居多,由于先生态度谦和,平易近人,加之药价低廉,疗效显著,故而深受经济拮据的劳苦大众的欢迎,对一些特别困难的患者,先生还以药相赠,高尚的医德为市民所称道。

先生常言,自古称医为仁术,医生的责任,就是要慈善为怀,解人痛苦,所以定了两条行医规矩,一是困苦者不收分文,二是远道而来、扶老携幼者优先诊治。

先生数十年的医疗实践,看重阴阳平衡,强调气化,认为药物本为补偏救弊而设,巧妙利用寒热温凉之药性,主张轻、清、灵、动,所谓“四两能拨千斤”是其意也。对动辄大包围、撤拦河网式的用药俗风颇有微词,他认为任何疾病不管如何错综复杂,总有一个主要矛盾,抓住了矛盾的症结,次要矛盾往往会迎刃而解,起到事半功倍的疗效。石老的处方药味少,但配方却十分严谨,“君、臣、佐、使”丝丝入扣。如果用简、便、验、廉这样几个字来概括石老的遣方用药,那是再也恰当不过的了。临床经验“察阴阳,重气化,尚天人相应之奥妙;观整体,重气血,以脏腑辩论为绳墨;法经方,效古法,制方谴药,独树一帜。”

贵州省七大名医

石玉书先生

王希仲(1885—1981),字云碧,贵州织金县牛场街上人,其兄王铭传亦精于中医。王氏年少时在其兄影响下立志学医,在贵州籍大学问家李端棻先生门下攻读祖国医学,对医界前辈、同辈十分尊重,曾与同仁唐希泽、张叔骏、汪藕航、何连波、曾希芝等人每周聚会,切磋医术,提高医理,不时去四川、云南等地寻师访友,增广见闻,对自己之医疗情况,不断总结,自我完善,对多种医学著作,广搜博览,一些偏僻医书及未成书之手抄本,均从不放过。

王希仲先生处方用药极为严谨,认为《内经》、《难经》、《伤寒》、《金匮》乃中医学之根底,对六经病机多从气化学说认识,推崇张志聪、黄元御,认识问题确实深刻,故疗效堪奇。

王希仲先生擅长各科,尤其对妇科疾病多有独到见解与方法,对病症区分极为细致,如五色带下、经先后期,或无定期、经息至息行、时痛时止,经至腹痛吐衄、经至口腔溃疡、经前心烦性躁、经至量多、大出血、年未老经先断、老年白崩、血崩等。

贵州省七大名医

王希仲先生

汪振华(1889年—1972年),号耕阳,毕节人,生于中医世家,自幼随父学习医道,15岁常与父亲往返于云、贵、川三省毗邻地区行医。

1912年,毕节城乡瘟疫流行,汪振华先生协助其父,根据前人经验,经多种验证,精心研制出“时疫散”药方,并派人送药下乡,免费救治患者。

1942年,毕节农村霍乱流行,汪振华先生从疫情开始就指导制作多种剂方,辨症施治,医救病人。为预防“天花”,与人合作首次引进“天花”疫苗,并亲自编写有关“痘科”的技术资料,给儿童预防接种。在行医中,汪振华特别注重云贵高原民间的多发病、用药量及药物资料的调查;在整理和攻读中医经典古籍理论时,结合地方病的特点进行论治,融历代医家之长,不拘于前贤所论,以实效为依据,在求实的基础上,对云贵高原人们的生活环境与发病的关系进行长期的研究,撰写《济世医方》一书。他不仅对内、妇、儿科病症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对疑难杂症也有独到的见解和治疗方法,深得患者赞誉。

贵州省七大名医

汪振华先生

王锡章(I883—1959),6岁时开始在贵定县县城北丁家读私垫,16岁随名医潘台臣和胞叔王炳章学医,25岁即悬壶济世,继而开设“培生堂”药号,名声鹊起,求医问药者络绎不绝,医术日愈精进。1956年,王锡章调入贵定县人民医院中医科工作,当时已73岁高龄,院领导为了照顾他,规定他每天只看15个病号,但由于求诊者多,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常常是白天排起长队挂号,没有等到,就晚上登门求医,他都热心接待,为患者治疗开处方。据统计,他每年看病人数达3000多人次。

王锡章先生不仅医术精湛,而且医德高尚,注重人品的修养。他常说:“医家须行方而智圆,心细而胆大。”贫困无依或流落异乡的求诊者,他都热心诊治,允许经济困难者在自己开设的药铺“培生堂”记账取药,至年底无钱付清者,一概减免,对孤寡老人或乞丐因病而死无人照顾者,他知道后即送钱送物或备棺木安埋。每当遇到因贫困而辍学的学生,都会解囊相助。他还热心地方公益事业,曾倡议并参与修复贵定多处古建筑和桥梁,体现了一代名医的高尚医德。

王锡章先生勤学善思,一生笔耕不辍,多篇论文在《中医杂志》、《中国医药学报》等杂志上发表。其中《针剂腧穴先后次序之我见》还译成法文,刊在法国国家出版社的书中。晚年,他除了坚持正常的医疗工作外,不顾年事已高,坚持将自己的中医研究成果及临床经验进行整理,留下手稿十卷,含大量内、妇、儿科医案。他病逝后,其孙王清国等人将书稿进行整理发掘,于2001年8月由贵州科技出版社以《王锡章医案》为书名正式出版发行。

袁家玑,一九一三年农历七月二十六日,出生于贵阳一个中医药世家,一代名医施今墨先生高足,为国内著名伤寒学者。袁家玑自幼深受家庭熏陶,后来赴京学医,考入由名医肖龙友、孔伯华举办的北平国医学院,不久转入名中医施今墨举办的华北国医学院就读,四易寒暑,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又随施今墨老师临证实习一年,1936年秋返回贵阳,时值瘟疫流行,求医者甚众,他据证而辨,以温病论治,疗效极佳,一时名噪省城,20余岁即蜚声医林。

袁家玑先生早在30年代就开始了他的中医教育生涯,曾讲授《伤寒论》和《温病学》,后来讲授过《中医学概论》、《中医内科》、《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学》等多门课程。

袁家玑先生先后主编《贵州民间药草》、《医林拔萃》、《伤寒论讲义》等,协编《当代名医临证精华•冠心病专辑》、《中国名医名方》等,发表著作和论文数十篇。

袁家玑先生对医经研究尤甚,对伤寒、温病造诣精深,成为全国著名的伤寒学者;对冠心病、中风、心律不齐、流行病、肠胃病、一些疑难病症独具心得与治效,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影响。

(红叶环保收集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