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心理咨询师的“英雄”女病人:她是抗击新冠肺炎的名医,心里的弦却快断了

安全出舱!3月10日,49名新冠肺炎患者集体出院——由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接管的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宣布休舱,意味着该市14家方舱医院全部“关门大吉”。

听到这样的好消息,34岁的聂斌既兴奋又担忧。作为湖南驰援武汉的国家心理医疗队成员、湖南省脑科医院心理咨询师,他深知,“医护人员的又一场硬仗即将到来”。

今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在抗“疫”的同时,国家卫健委多次提及疫情防控中心理干预的重要性,并与民政部等部门联合发文,要求加强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心理援助和社会服务工作。

2月21日,聂斌与同院的15名医护人员(其中7名心理咨询师)以及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邵阳市脑科医院、怀化市第四人民医院的50名专家组成湖南首支国家心理医疗队,奔赴武汉、助力“心”生。

战“疫”一线,专业的心理医生是如何开展救助工作的?他们看到和经历了什么?本期,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就带您走进湖南首批驰援武汉的国家心理医疗队队员的20天。

湖南心理咨询师的“英雄”女病人:她是抗击新冠肺炎的名医,心里的弦却快断了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炜 张秋盈 李诗韵

被“英雄化”的女医生,病了

采访过程中,聂斌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提到一则几天前报道的新闻——

在武汉市汉口医院,一名医生正在给一名病人喂水喝,可病人刚回完话就去世了。面对病人的突然离去,医生痛哭失声:“她说‘水太烫了,等下喝’。怎么一会儿,人就没了?我觉得我能为他们做的很少,但是我想要为他们做更多……”

聂斌说,在开启心理干预时,这些医护人员就是他们的病人。

“医护人员随时会面对各种极端情况,如果没有及时进行心理干预,很可能出现心理疲劳、抑郁、焦躁等情绪。”聂斌认为,一般情况下,越是诊治重症患者的医护人员,面临的生离死别越多,内心受到的冲击也越大。心理学上分析,与之相对的,这类见惯生死的医护人员“心理安全阈值”会更高,“他们更善于管理、释放情绪,以保证不自我崩溃”。

不过,有一种特殊情况可能会击垮这类“坚强”的医护人员——当他们被过度“英雄化”时。

湖南心理咨询师的“英雄”女病人:她是抗击新冠肺炎的名医,心里的弦却快断了

聂斌清楚地记得,某位曾抗击过SARS(非典)病毒、参加过汶川地震医疗救援,多次被媒体争相报道的“英雄级”女医生,就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病了”。

“她是最早一批进入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聂斌说,一开始,医院的医疗物资紧缺,条件简陋,医生走入病区,一眼望去,紧挨着的病床上密密麻麻全是病人,往往工作还没开始,心就被压得喘不过气。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她丝毫不敢懈怠。”聂斌说,跟这名女医生聊天时,她经常说“感觉到时刻有人盯着自己”,导致她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每天都得小心翼翼。时间长了,心里的那根弦就要断了——每天工作12小时的医生,晚上怎么也睡不着,眼睛睁着就到了天亮,又去继续干活。

聂斌说,这名女医生被社会各界过度关注,并给予了很高的“荣誉”,“英雄化”的标签反倒带来的巨大的压力,让她根本不敢犯错。

后来,聂斌根据女医生的时间为她调整了作息——合理排班轮休,稳定工作量,不要“自我增压”,直到她能正常入眠。

湖南心理咨询师的“英雄”女病人:她是抗击新冠肺炎的名医,心里的弦却快断了

自责,成为部分医护的“心”事

“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心理问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徐佳佳的工作名单里,也有医护人员。

一名22岁的男护士是徐佳佳第一个面谈的医护人员。疫情爆发初期,医院急缺床位,患者入不了院,把愤怒发泄在医护人员身上——男护士的主任曾被患者关在门里,直面家属的哭喊、嘶吼。

“即便是男士,那一刻,他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徐佳佳说,还有的患者因无法得到救治转成了重症,临终前“交代”医生护士:“如果我儿子病了,请你们一定要先救治。”

湖南心理咨询师的“英雄”女病人:她是抗击新冠肺炎的名医,心里的弦却快断了

于是,自责和内疚感充斥在医护人员心中。徐佳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有些医生已经出现了“替代性创伤”——目睹他人遭受苦难,产生共情,把别人的创伤当作自己的创伤。但每天繁重的工作,让一线医护顾不上自己的“心”事。

那天,徐佳佳和男护士聊了一个小时,他不愿意说太多疫情的事,言语多有闪避。她知道,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大家都需要慢慢建立信任,心理咨询师也需要给他们多一些时间。

(患者皆为化名)

相关报道链接——

美女心理咨询师驰援武汉的20天:对讲机传来老人求死的愿望,我要帮她哭出声来

武汉方舱医院的女病人不吃不喝有心病:一次合唱排练后,她把新冠肺炎传染给丈夫致重症

今日女报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小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