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他结束了最后一个夜班,难忘患者的好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他结束了最后一个夜班,难忘患者的好

高诗博是辽宁省本溪县第一人民医院呼吸消化(内四)科医师。2月20日上午,正在科室里查看患者的他接到了院长的电话:“需要你去支援武汉,9时出发,有什么困难?”

高诗博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8时20分。

他马上回答:“好,没有任何困难,保证完成任务。”

这道军令来得突然,因为此前武汉需要眼科医生,突然换成呼吸科医生——眼科医生杨帅的行囊已经打包完毕,紧急换人,高诗博紧急迎战!

3月10日,他已经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工作多日,辽宁医疗队所负责病区中剩余的20几名病人,已悉数转移到了雷神山医院。他和战友们正在等待上级的下一步指示,坚决做到指哪打哪,与疫情决战到底!

34岁的高诗博是一名共产党员,2010年参加工作以来,先后在急诊、神经内科、心血管内科、呼吸消化科工作,熟练气管插管和呼吸机的操作应用。

在武汉工作,环境越来越熟悉,让他不免觉得有些愧疚:出发时走得太匆忙。

出发那天回到家中,他根本没有时间和妻子解释,收拾了简单的行囊,轻轻地拥抱下妻子,又亲了下3岁儿子的额头,留下了句“我去武汉”,顾不得也不敢看妻子发红的眼睛,就“狼狈地逃离”了家门,赶回医院。

因为时间紧,高诗博从家里只拿了个小包,其他的行李都是用的之前给眼科医生杨帅准备的行囊,包括身上的衣服和鞋子,杨帅又把自己大一点的背包换给了高诗博,而行李箱上高诗博的名字也是临时用相似颜色的纸换上的。

出发前和家人留影时,也只有高诗博的家人来不及到场,3岁的儿子在电话里让他早点回来:“你说要领我去玩碰碰车的,不许再不算数了!”妻子则表示:“家里一切有我。注意安全,我和孩子等你回来。”

高诗博日记摘抄

3月10日 星期二

武汉连续下了几天的雨,终于迎来了阳光。疫情也如同这天气一般,不断往好的方向持续发展,而我也结束了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最后一个夜班。

在中南医院的阶段性工作虽然结束了,但这段经历非常的难得与宝贵,各种大爱于无数细微处交织,将永远留存我心中。每次值班,我都会严格按照程序做好防护工作,然后进入病区开始8小时的值班。虽然这期间不能进食、喝水、上厕所,但是我并不觉得有多辛苦,因为武汉的病人们非常暖心:每次查房,他们都会尽最大努力积极配合,并催促我们赶紧离开病房,生怕为我们多增添一分危险。病人们的乐观和配合,身边其他医护人员的斗志昂扬,让我觉得每次值班时间过得都很快,非常充实。

目前,辽宁医疗队所负责病区中剩余的20几名病人,已悉数转移到了雷神山医院。我们正在等待上级的下一步指示,坚决做到指哪打哪,与疫情决战到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