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四大女名医,关于她们的故事,你知道多少?一起来看看

​古往今来,在人们的印象里,似乎只有男人才可以做医生,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在古代虽然医生大部分都是男子,但也有女子当医生的。只不过,古代女医真正有名者却很少,但纵观我国中医史,也有四大女名医。只不过关于她们的故事少为人知罢了。

在前几年,红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女医明妃传》,正是以中国古代四大女医之一的谈允贤为原型进行创作的,而且饰演谈允贤的是国民女神刘诗诗,所以当时这个电视剧一经播出,就红遍大江南北,不仅电视剧火了,谈允贤这个传奇女医也被很多人熟知。

1.汉代女名医义妁

中国古代四大女名医,关于她们的故事,你知道多少?一起来看看

这个人物出现在2000多年前,她出生在河东地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的女医,被誉为“巾帼医家第一人”。义妁的故事最早记录在《史记·酷吏列传》,原本司马迁在为酷吏义纵写传记的时候,提到了义句(也就是义妁),意思是义妁有个弟弟叫义纵,小时候在家乡是个强盗。但是义妁在王太后(王娡)身边当医生,十分得王太后宠爱,王太后问义妁,你家中有没有弟兄当官啊,义妁说,家里倒是有一个弟弟,可是他没啥德行,不可以当官。王太后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汉武帝,汉武帝便拜义纵为“中郎”,在上党郡当“中令”。后来义纵成了汉武帝时期著名的酷吏。

由此可见,义妁可谓是王太后身边的红人。只不过,司马迁在写义妁的时候,对她的医术没有太多文字记载,就一句“纵有姊句,以医幸王太后”。这可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女医生,而且常伴太后身侧,一句实诚话就能换来弟弟的美好仕途。足见义妁的医术真的不差,可惜的是,她没有留下任何医学著作。

2.晋代女名医鲍姑

中国古代四大女名医,关于她们的故事,你知道多少?一起来看看

在唐代文学家裴铏的《传奇》一书里这样记载,“鲍靓女,葛洪妻也。多行灸於南海”。这里的鲍靓女就是鲍姑。鲍姑是当时南海太守鲍靓的女儿,由于鲍靓精通炼丹之术,而当时葛洪也喜欢炼丹,于是就拜鲍靓为师,没想法后来葛洪与鲍姑互生情愫,最后走在了一起。

对于葛洪,大家都知道,一本《肘后备急方》让世人已经记住了。葛洪不仅炼丹厉害,医术更是高超,鲍姑更擅长的是艾灸,她与葛洪两个可谓是夫唱妇随,而且两人都成了名医。虽然鲍姑的医学水平没有葛洪那么厉害,但在女医里,鲍姑又是十分出色的。由于鲍姑对当地人们的贡献,当地人尊她为“鲍仙姑”。对于鲍姑来说,她一生都在为艾灸事业奋斗,可惜的是没有留下任何医学著作。

3.唐代女名医胡愔

中国古代四大女名医,关于她们的故事,你知道多少?一起来看看

胡愔是晚唐年间的女道医,号见素子,长期隐居太白山,由于长期的行医经验,导致她学术上大有长进,著有《黄庭内景五脏六腑补泻图》一卷行世,另据《新唐书》记载,胡愔还著有《黄庭内景图》一卷、《黄庭外景图》一卷,可惜均已失传。这是一个有史记载的女名医。

《黄庭内景五脏六腑补泻图》上承魏晋道家上清派的传统,下开宋明著名的“八段锦”脏腑炼养的道家炼养体系。全书“按据诸经,别为图式,先明医理,次说修行,并引病源,吐纳除疾,旁罗药理,导引屈伸,察色寻证,月禁食禁”依次进行,创立药疗、食疗与导引、吐纳、服气、咽液、叩齿之术结合的综合养生思想,对中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可以说胡愔是晚唐时期独树一帜的《黄庭》学研究专家,她研究《黄庭经》的主要特点,是涤除其中神秘的因素,纯粹从医学的角度出发,清晰明白,不杂繁术,其道可学而得,其术可修而就,是中国古代女医中少有的杰出代表。

4.明代女名医谈允贤

中国古代四大女名医,关于她们的故事,你知道多少?一起来看看

提到谈允贤,现在估计已经有很多人知道有她这位传奇女医了。对于谈允贤来说,她的名医身份已经不需要史书记载了,为何?因为她自己有医学专著——《女医杂言》。这本书颇有价值,是中国古代第一部个人医案著作,也是古代唯一的女医著作,而且是古代最长寿的女医生,终年96岁。

《女医杂言》中所记载的医案都是女人,但不仅仅只是妇科疾病,还包括了内外儿科等疾病,经后世医家研究发现,书中反映了谈允贤高超的医学水平,同时也反映了明代妇女阶层的生活场景。谈允贤的医术对中医临证经验和研究明代历史文化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约定俗成的中国古代四大女名医中,排第三的是北宋时期的张小娘子,但据考证,暂无史书可以证明她是一名女名医,而且对于中医的发展并无太大贡献,于“立德、立功、立言”方面,终将还是差一点,所以担不起“四大女医”的称号,而唐代的胡愔却对中医发展大有贡献,且年代要比张小娘子早很多,应属当仁不让。

纵观古今,汉武帝时期的义妁,汉宣帝时期的淳于衍,东晋时期的鲍姑,宋仁宗时期的张小娘子,宋代名医郭敬仲的母亲冯氏,宋光宗年间的女医邢氏,明代的女医谈允贤,明代的彩绘本草学家周祐,蒋氏、方氏婆媳,清末女名医曾懿,清末女医顾德华等等。总之一句,谁说女子不如男?自古就有巾帼不让须眉,古代况且如是,现代自然更是如此,女国医大师、女医学院士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本文由“金兰中医学社”新媒体独家出品,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金兰,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