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名医|宁晓红:面对无力和悲伤,我们能为医务人员做些什么?

搜狐名医|宁晓红:面对无力和悲伤,我们能为医务人员做些什么?

作者 | 北京协和医院老年科副主任医师宁晓红

编辑 | 周亦川

连日来,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点点滴滴以及一线医疗人员自述的内心感受,让我们忍不住去想像他们高体力负荷和情感负荷下的工作状态。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2月27日13:27,新冠肺炎疫情累计死亡病例数为2747例。按照目前的处理流程,重病病人被集中收治,那么这些死亡病例绝大部分是发生在医院中。

医护人员有没有负面体验?答案是肯定的!有!很多!

我们是否应该关注和帮助一线的工作人员呢?答案是肯定的!应该!

我们可以为他们做什么?

对于一直想要从“死神”那里夺回患者生命,但却充满无力、无奈和悲伤的医护人员来说,我们可以尝试做以下几个方面的努力:

一、同理医务人员

前方的医务人员,他们也是人之儿女、人之父母,身为一个生物体,都具有趋吉避凶的本能,他们也想和家人一起。但为了国家的安危,他们舍小家、为大家,挺身而出。他们的内心充满热情、使命感!但同时也有担忧,有耗竭,有无力,有哀伤,很多时候还会有自责。他们要忍受身体的痛苦和极限,他们看到一些同道倒下,也会产生心理创伤……对他们这些负面感受的同理是非常必要的,而不是一味称颂他们“英雄”。

这部分工作可以由团队的领导者来完成,如领队、队长、科主任、党支部书记、组长、护士长等;也可以是队友间相互完成,如寻找一个愿意交谈的伙伴,一个人说,一个人认真地倾听,给予少量的回应,让人有一个可以倾诉的机会;也可以通过聊天、文字等向家人、朋友、同事倾诉,选择让本人觉得放松而且具有安全感的方式。

二、让医务人员知道自己可以得到帮助

可以帮助到医疗队队员们的资源包括:愿意倾听的专业人士(可以按需要签署保密协议);针对失眠、焦虑的精油;可以给予音乐陪伴的音乐治疗师;正确面对末期、重病病患的疑问解答等。

在北京协和医院,这些可以由老年医学科主导的院内安宁缓和医疗组协助提供。医院有芳疗护士,以及专业的芳疗师志愿团队,愿意为队员们提供支持;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音乐治疗师,十分乐意用他们的音乐陪伴和帮助大家。安宁缓和医疗组的成员以及志愿者们,可以成为你们的倾听者。你们可以在自己需要的时候,随时从上述途径获取自己想要的帮助。

不强行给予,但你们有选择的机会。

三、医务人员需明白生命的极限和规律

死亡并非医学的失败。如果死亡已不可避免,我们帮助临终者走得平安、少痛苦,也是医学对患者最后的、最大的、最人性的关怀!在他们最后的这一段路,也同样需要专业的精神和无尽的爱心、耐心。

送一个人走好的成就不比救活一个人的成就低!

四、面对重症、末期病患的痛苦和恐惧,医务人员可以采取的治疗措施

如果患者神志清楚且呼吸困难、非常痛苦是否要处理?该如何处理?如果患者有明显的恐惧死亡该怎么办?

新冠肺炎来得突然,有时病情非常重。在竭尽一切医疗手段救治的同时,患者所经历的痛苦也是需要医护人员时时关注和随时处理的。在TA非常痛苦的时候(例如憋气,恐惧等),我们可以采用药物以及非药物的方法减轻这些痛苦,帮助他们维护生命质量。

有人可能会问:用这些药物是否符合伦理?符合以下4个必要条件,医务人员使用吗啡可以得到伦理学辩护。

1)从医学专业判断,患者的死亡已无法避免(尽管患者、家属和医务人员都不想走到这一步);

2) 患者正在遭受巨大的痛苦、恐惧或焦虑,且没有其他有效干预能够缓解;

3)尽管消除痛苦、恐惧或焦虑的干预伴随着风险,但医务人员使用这些干预的目的在于帮助患者解除痛苦、消除恐惧,将患者的利益置于首位;

4)应将干预的目的、风险和受益等告知患者或其监护人(当患者无决定能力时),在征得患者本人的同意,或其监护人的代理同意后实施。对于本条,如果患者无决定能力,且在紧急情况下无法联系到家属或家属意见不一致时,医生如果从专业判断认为干预符合患者的最佳利益,使用这些干预也可以得到伦理学辩护。

五、面对重症、末期病患,医务人员可以采取的人文关怀措施

患者即将离世,我们可以跟患者说什么会让TA感觉好一些?可以参考以下做法。

1)如面对病情危重的患者,可以说的话:

“我们一直在您身边,我们会尽全力帮助您,除了医疗需求,还有我能帮您做的吗?”

2)在患者非常痛苦的时候,可以说的话:

“不要害怕,我们一直都会陪伴在您身边。我们会想办法让您觉得舒服一些……”

“您有什么想要和家人说的,可以告诉我,我可以转达给他们……”

“您的家人很爱你,您可以将他们的祝福永远带在身边……”

3)对镇静状态下离世中的病人,可以说的话:

一边握着患者的手,或抚摸上肢,或一边做遗体料理,一边说:

“您一路辛苦了,祝你在另一个世界平安快乐。”

“谢谢您信任我们,让我们帮助您走完最后一段路。”

“如果有机会我会告诉您的家人,您走得没有痛苦,您很爱他们。”

4)面对死亡患者的家人,告知家人患者病情危重时,我们可以说:

“您的爱人(爸爸,妈妈……)他希望我转告你,他很爱你(他很想念你)。”同时把患者希望跟家人说的话转告给家人。

“你有什么希望我跟你的爸爸说的话吗?”

“你可以准备几张他喜欢的家人的照片带过来,这样让他不会特别孤单。” (适应于神志清楚的病人)

5)告知家人患者已经离世,我们可以说:

“他走的时候没有憋气,没有发烧,没有什么痛苦……”

“他希望我转达给你,就是他很爱你们,希望你们好好活下去……”

“谢谢您的信任,让我有机会在你的亲人最后的时光可以陪伴和帮助他。”

希望通过以上五个方面,能让冲锋在第一线的医护战友们在身体劳累的同时,心理上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获得应有的同理、支持、帮助和职业成就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