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位国宝级世界针灸大师们的绝活

针灸已传承至少5000年,遍布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20余万的针灸师。2010年11月1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中医针灸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时,确定的中医针灸代表性传承人全世界仅有四位:程莘农、贺普仁、郭诚杰和张缙。他们都有哪些绝活?他们能治哪些疾病?经常成为人们打探的焦点问题。

一、郭诚杰:皮肉针治乳腺增生第一人

郭诚杰,97岁,陕西中医学院教授、主任医师,我国著名针灸专家和中医乳腺病专家。2010年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为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现任中国针灸学会荣誉常务理事,全国首批名老中医学术指导老师。

擅长:针刺治疗乳腺增生、神经肌肉损伤、内科疑难杂症等.

八十高龄时仍专心科研,年逾九十依然每周两次门诊,92岁时穿着一袭大红中式马褂登上甚火的养生堂节目过了把电视瘾,这就是针灸治疗乳腺增生第一人郭诚杰。

乳腺增生,简单来说,就是乳房内长了个小桃核样的肿块,是典型的"情绪病"。宋代《妇人大全良方》里这样解释了它的成因,"妇人久郁,乳内结核杏。""核随喜怒消长"。可见,精神因素对乳腺增生影响很大。郭老做过统计,500例病人中,情绪不好的人的人得乳腺增生的占了90%。

而郭老从七十年代就与这个病"过招儿",一手针药并举、针到块消的绝活儿将这个妇女常见病"收拾"的服服帖帖,这套方法,也被确立为国家认可的标准方案。

二、张缙:24种毫针拿下寒症

张缙,曾任中国针灸学会针法灸法分会主任委员、中国针灸学会资深常务理事、东北针灸经络研究会会长、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

擅长治疗:五官、妇科、脾胃等疑难杂症。

"四个人里,我应该是最年轻的吧。"清晨七点多,记者的电话中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透过马路上嘈杂喧闹的人流车流声,底气十足、分外清晰,很难让人相信,电话那头是位83岁的老人。这位长者就是张缙,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针灸传承人之一。

针灸,在大家眼里很神奇,除了针到病除的疗效,还有现如今各式各样的针具,有一米多长的蒙针、能通电的电热针、烧得通红的火针,而张缙教授却谈起了最不起眼、最普通的毫针。

因为,越简单的越难掌握!

毫针,大约在所有的针灸科都能找到,去针灸科看病的病人有90%以上,都扎毫针,但是用起来的效果可不一样,"比如说腰疼,同样的穴位,有的医生扎一个月也不好,有的医生一针就能见效,为什么差别这么大,这就是针刺手法的不同",张缙教授举例,他用了近五十年来研究毫针的针法,"几乎每天都和毫针做伴儿,比和家人的时间还长",他提出了24式单式手法及烧山火、透天凉、飞经走气和气至病所的复式手法。

听起来挺复杂,简单来说,就是把针扎到相关的穴位上,医生手指一用力,整个针就成为力的载体,用针力去激发穴内的经气。这时穴内的经气可沿经传至相关部位,机体就会自我进行调整达到治疗的目的。针刺手法关键在于"力"的运用,要"力贯针中,力在针前,针随力入",按照这套程序进针,针入穴内,可立刻得气,在治疗寒证时用烧山火的手法,热症时用透天凉手法。

如妇人血寒之证(痛经)在关元或气海穴上行取热之法,其热可下传到会阴部位,收到奇特的疗效。用针取热取凉的手法,就是针灸中的绝技。常见的痛经,是典型的寒证,用此法一两次就好了。热证的典型症状就是发烧,1岁以上的孩子,用这个方法退烧非常安全。

但是孩子扎针,会不会很疼啊?相信这是很多父母担心的。"用速度克服疼痛",张缙教授通过多年的临床实践,探索研究出四种快速进针法,在极短的时间内进针,就像武侠小说中的剑客,看不见出剑,就能取胜一样,这样的速度,自然是感受不到疼痛。扎了五十多年针的针灸科大夫,张缙教授的"出身"竟然是外科医生,改行的缘由也是他看到了针灸的神奇。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毕业后,他到东北军区某外科当大夫,偶然得到一本针灸家朱琏写的《新针灸学》,细细读来非常感兴趣。一次他同事的母亲得了急性结膜炎,"老太太特信针灸,坚决要求我为针灸,说实在的,针灸治眼病我想都没想过,只好先回去翻书,第一次在老太太的睛明、鱼腰、瞳子髎、合谷四个穴位上行针,停留了一个多小时,出针后,她眼睛的肿痛感就大有好转,第二天行针后,不适的症状几乎完全消失了,第三天再次施针结束后,老太太的眼睛就完全好了。"由此,一位年轻的外科医生踏入了博大精深的中医领域,一干就是半个多世纪,并成为了成绩斐然的大家。

三、程莘农:三才针法起死回生

程莘农(1921.8.24—2015.5.9),中国针灸界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誉首席研究员、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首都国医名师、国医大师。

擅长治疗:中风、半身不遂、血崩、慢性咽炎、面神经麻痹、偏头痛、三叉神经痛等病症。

持针按指一个动作,不消半秒,就轻巧地将针送入。针刺一个病人,从针第一个穴位,到最后一穴得气,一般不超过五分钟。作为针灸界的泰斗,程老有"快针"的美名。

"我三下就到位了,就像针扎到豆腐上那么快。"对于自己扎针的特点,程老曾这样形象的比喻。

为什么扎三下呢?这可是程老潜心研究几十年所得方法,被誉为"程氏三才进针法",是程氏针灸的技术基础。三才,取意天、人、地三才,即是浅、中、深,进针时先刺1~2分深,通过皮肤的浅部,再刺5~6分深到达肌肉,三刺3~4分深,进入筋肉之间,然后稍向外提,使针柄和皮肤之间有一定距离。

由于吸取了中国传统针法与管针进针法的长处,将点穴、押指、穿皮、送针等动作揉和在一起,在一两秒内完成,得气(即感觉)极为迅速且效果良好,具有快速无痛、沉稳准确的特点。

当年巴西的一位大使夫人患坐骨神经根炎多年,疼痛难忍,都没办法下床活动,试了很多方法,都难以缓解。听闻程老的神奇医术,专程邀请程老到巴西大使馆出诊。见到患者后,程老一言不发,屏息调律,切住病脉,沉思片刻后便取出四根银针,扎针半小时后,大使夫人的疼痛骤减,竟然能下床活动了,在场的人无不感叹针灸的神奇。

有一次,程老在天津急腹症医院经络研究所授课,下午五点左右,医院妇产科病房一位产妇妊娠子痫发作,产妇已经昏迷,胎死腹中。束手无策下,产科主任立即找到了程老,程老当时为其急行针治,还开了一个中药方,让住院医生给产妇在18:30将头煎药服下,23:00将第二煎药服下,当夜23:30,产妇开始出现腹痛,胎动自然产下,后经连续治疗,竟然痊愈出院了。

四、贺普仁:火针享誉天下第一针

贺普仁(1926.5.20—2015.8.22),国医大师,全国名老中医,北京中医医院原针灸科主任,教授,中国针灸协会高级顾问、北京针灸学会终身名誉会长。

擅长治疗:下肢静脉曲张、中风、风湿性关节炎、儿童弱智、子宫肌瘤、外阴白斑等。

提起中医针灸大师贺普仁,不得不说到他将气功、武术和针灸三者集为一体,开创独特的快速无痛针刺手法,并将较少有人问津的火针疗法重新挖掘出来,被同道和业内赞为"天下第一针"。

在长达五十余年的从医生涯中,贺普仁博采众家之长,用全新的治疗思想,创立了"贺氏针灸三通法",即微通法(用毫针针刺)、温通法(用火针或艾灸)和强通法(用三棱针放血)。贺普仁尤为推崇温通法,即我们现在常说的火针疗法。

火针疗法是将0.5毫米粗、耐高温的金属针在酒精灯上烧,至通红,对准穴位,快进快出,不留针,整个时间不超过0.5秒,针刺后患者皮肤上出现一个小的白点,感觉一点点疼。目前,贺老的火针疗法在治疗下肢静脉曲张、中风、风湿性关节炎、儿童弱智、子宫肌瘤、外阴白斑、慢性小腿溃疡等病上均有显著疗效。

贺普仁的学术继承人、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主任医师程海英讲了一个贺老的病例:她跟贺老出诊时,有一个病人是被家属搀着进来的,而且呲牙咧嘴,看上去很痛苦。贺老一看就说,这肯定是腰椎间盘突出。一问,果不其然,拍过片子了,就是这个病。

贺老当时说,"行吧,让病人跪在床上"。患者家属一听,很惊讶,"跪着?!"贺老说,"没错,跪着,坐在脚后跟上。"然后吩咐取穴——伏兔穴(在大腿前面,当髂前上棘与髌骨外侧端的连线上,髌骨上缘上6寸)。程海英说她当时也很迷惑,贺老解释说,只有这个体位才能取到这个穴。扎完这一个穴位后,过了一会儿,病人自己就能慢慢下床了。

提起贺老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1972年,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荣访华。一天晚宴之后,田中角荣血压骤然增高。贺普仁接到通知,赶忙前去救治。原来,田中角荣患有高血压,又贪杯,事后血压升高,人昏眩,头疼。贺普仁给他在曲池、合谷、阳陵、足三里处扎针,然后,在田中角荣的百会穴上,他又用了三棱针进行放血治疗。一放完血马上测量,田中角荣的血压下降了20毫米汞柱,立刻见效。

田中角荣的夫人也患高血压,见此状也要求一治,于是贺普仁也依样给田中角荣夫人放血,快速让她的血压降了下来。田中角荣非常满意,从此后,在日本国内大力推广中医针灸。

五、石学敏: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国家针灸学科学术带头人

他创制的"醒脑开窍针法"真正地介入了中风急救,改写了中风的中医治疗史。此疗法做到了救急康复同步进行,其阻止脑细胞死亡速度比药物吸收快。

5位国宝级世界针灸大师们的绝活

石学敏这位被原中国工程院院长朱光亚誉为"鬼手神针"的当代中医针灸大家,不仅赢得国内同行的赞佩,还用很多传奇的故事向世界证明针灸的神奇。

阿尔及利亚国防部部长萨布骑马摔伤致瘫,从欧洲请名家专家十几位,久治无效。石学敏两枚银针针毕拔出时,患者那月余多未曾动一下的腿便抬起来了,惊得在场的人目瞪口呆。

意大利一位上流人物的千金因车祸需骨折复位手术,但麻药引起呼吸抑制。石学敏在其合谷、太冲、人中等穴扎了5根针,施以手法后,病人竟丝毫没有痛感,10分钟后手术复位成功。

还有著名的醒脑开窍针法,也就在几针之间,让中风病人脱离了危险,四肢可以动弹了。这种疗效吸引了很多国际人士专门来天津找石学敏就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邢台大地震和唐山大地震中,年轻的石学敏担任了医疗技术总指挥,在恶劣的条件下,见到了大量疑难病症,这为他医术的完善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小银针促成"医疗外交"

1968年,年仅30岁的石学敏赴阿尔及利亚,工作期间与该国国防部部长萨布(后来成为该国总统)成了朋友。萨布骁勇善战,是掌控军队的实权人物。一天,他从马背上摔下来,躺在床上就再也没起来。一个多月来,从德、法、美等国请来名家专家十几位,仍无任何效果。萨布躺在床上烦躁不已,石学敏查看完病情,以往的临床经验告诉他是有把握的。于是,他拿出银针,在进针前对萨布和在场的医生说:"没问题,肯定能站起来!"西方专家都觉得他在夸海口。细若麦芒的小小银针,在石学敏手中,就像被赋予了生命一样,选穴、刺入、捻转。两枚银针拔出时,萨布那月余多未曾动一下的腿便抬起来了。离开床铺的萨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迈步了!此后,石学敏成了萨布的座上宾,他的妻子、孩子有病,该国重要高官有病,都找石学敏来医治。上世纪70年代初,世界对中国的了解还不多。阿尔及利亚和中国也处于"冰箱关系"状态,但因为石学敏,阿尔及利亚人民逐渐认识了中国医学和中国,和中国的关系密切起来。后来,非洲多国和中国的关系也都密切起来。萨布曾多次表示要重金感谢石学敏,都被婉拒。石学敏对萨布说:"我深爱我的祖国和人民,如果你要感谢我的话,就为中国争取国际上的地位多做努力。"萨布表示同意,并联合阿尔巴尼亚为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投赞成票,石学敏立即将此报告给驻国大使。当年(1971年),中国在亚非拉国家支持下,确实争取到恢复联合国常务理事国席位。石学敏使阿尔及利亚国防部部长重新站起来的消息在国际上流传甚广,之后,很多国家领导人患病,包括一些西方国家、和中国关系十分僵化的国家,都点名让石学敏来治疗。石学敏不仅让国际对针灸刮目相看,更用神奇的疗效拉近了中国与一些国家的距离,改善了中国与一些国家的关系,解冻了一些国家和中国僵化的关系。多年来致力于针灸国际化推广的石学敏,面对来自国外的众多怀疑,也总是用小小的银针来回答一切。前不久,意大利一高官中风球后损伤,吞咽麻痹,无法进食,呛水,十分痛苦。这正是"醒脑开窍针法"治疗的强项,石学敏带着他的学生为患者针刺十余次后,患者康复如前。每次治疗后,石学敏都会借机向外国政要介绍中国的和平友好政策,介绍中国的迅猛发展,希望与中国开展合作。

5位国宝级世界针灸大师们的绝活

力倡中医规范化

追求规范化就有可能损失中医的灵活性,而很多人把后者看作中医辨证论治的精髓,这一矛盾一直是中医界极具困惑又备受争议的问题。

记者问及石学敏时,他认为,中医也许有两条路,一条按照传统的方向发展,另一条就是中医的现代化,在中医精华和现代科学之间找到一个比较好的结合点,能够按照标准化、规范化的方向推广发展,50年、100年后,中医将大放光彩,决不是现在的这种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