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协和一名儿科医生的自述:我的特殊“抗疫”征程

我叫林鸣,是武汉协和医院儿科的一名医生。从2020年1月开始,我就被调至位于沌口开发区的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儿科急诊工作,由于之前11-12月爆发的流感,每天前来就诊的患儿还是很多。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加重,从1月中旬开始,家长就尽量避免带孩子来医院,即使来了也是匆忙开些常用口服药就回家。1月25日17:00我们医院正式被征召为新冠肺炎治疗的定点医院,所有的医护人员的工作都是救治新冠肺炎病人,而我作为一名儿科医生,也第一时间被征兆去成人发热门诊工作。

武汉协和一名儿科医生的自述:我的特殊“抗疫”征程

收到这个消息意外也不意外,意外的原因是我是一名儿科医生,执业范围是儿科,从理论上说是不能在成人门诊工作的,但特殊时期特事特办也能理解;说不意外是因为自从这次冠状病毒肺炎爆发以来,看着身边的同事纷纷去发热门诊支援,心中一直无法平静,同样也想积极参与到这场战斗中,所以接到通知也算是如愿以偿。将这个通知告诉家人以后,他们也表示了担忧,同时也问我怕不怕,我说:“说不怕是假的,毕竟今年的冠状病毒传播速度比往年的SARS还要迅猛,身边的医务人员也有不少被感染,但作为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本职工作,就像上战场一样,士兵是没有退缩一说的。”尽管嘴巴上说的义无反顾,但内心还是存在一些愧疚,毕竟儿子年龄还小,家里父母年事已高,除了医生的身份外,还背负着儿子,丈夫,父亲这三重身份。命令就是使命,大年初三,我第一次进入了发热门诊的阵地,第一次穿上了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和护目镜等防护用品(甚至还第一次穿上了纸尿裤)。但初来乍到的兴奋感瞬间就被工作的紧张感所淹没,因为防护用品比较厚,而前来就诊的以老年人居多,有时候还要大声喊着询问病史。所幸前来就诊的患者以轻症居多,所以在治疗的同时,我更多的在扮演心理医生的角色,给他们进行心理疏导。

由于在发热门诊工作,还是担心自己会有感染的风险,就主动跟家人隔离开,到了饭点的时候就去家里楼下等家人送饭下来,顺便在楼下跟老婆孩子打个招呼,天气不好的时候就在楼道里吃完。

武汉协和一名儿科医生的自述:我的特殊“抗疫”征程

大年初九的夜班,我遇到了让无数网友泪奔的徐美武奶奶(又名徐梦我),90岁的高龄陪64岁的儿子来医院就诊,等待4天4夜终于将儿子安顿住院,凌晨2点独自一人过来找我做体检。给儿子的留言至今让人泪目:儿子,要挺住,要坚强,战胜病魔….真情流露于笔尖,结字端庄,让人真切体会到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万幸的是徐奶奶CT检查结果正常,后续联系社区检查核酸也是阴性。在这里也要感谢众多媒体人,社区工作人员以及广大热心网友的关心和照料。

随着火神山医院的建成,我被调到急诊120中心,负责将各个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转移过去,之前都只是在新闻媒体中见到过火神山医院,能亲自参与到其中的工作也是十分激动。尽管跟确诊的患者相处在密闭的救护车里内心难免有些紧张,但看到火神山一片井然有序的样子,还是非常的欣慰和自豪。

武汉协和一名儿科医生的自述:我的特殊“抗疫”征程

身处抗疫一线,我看到了身边许多共产党员的身影,他们身先士卒,英勇无畏,让我深受感动,因此,我也主动提出火线入党申请,在医生岗位上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今天已经是我在一线的第26天,任务仍在继续,但看到每日通报的新增病例数较前大幅下降,出院人数稳步上升,就觉得我们再辛苦也是值得的。昨天从科室同事那里得知,我们协和西院发热门诊迄今为止没有一例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真的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们会将这个记录一直保持到战役结束那一天的!武汉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